港澳台及海外电话861058209555
分享:

商界明星:陆正耀的超速资本论

发布时间:2013年05月07日神州租车

  44岁的陆正耀舒坦地靠在沙发上,惬意地点燃了一支烟:“不好意思啊,这几天实在太累了。过几天我们就有重磅消息,但现在还不能讲,嘿嘿。”

  2013年4月9日,中国最大的租车公司——神州租车的董事长,在采访一开始就跟《商界》记者卖了个关子。他深吸了一口烟,笑得有些狡黠,很有香港老电影里一代大亨的范儿。

  采访一周后,神州租车宣布与全球租车巨头赫兹公司进行战略合作,赫兹作为战略投资者,获得神州租车20%的股份。强强联手,震撼业界。陆正耀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。随之发泄出来的,是压抑在他心中一年多来的郁闷。

  郁闷,是因为“枪打出头鸟”。

  自2010年8月获得联想控股12亿元投资后,神州租车的规模从800辆猛增至5万辆,甩开业界第二的一嗨租车足足4万辆。然而2012年,明枪暗箭砰砰砰地打在这个业界霸主身上— —先是上半年撞上了IPO市场的闸门,再是下半年掉进了负面报道的泥潭。

  资金吃紧、负债高企、服务猫腻……面对甚嚣尘上的种种传言,一贯信奉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”的陆正耀,最初选择置之不理。直到传言愈演愈烈,聚集成一个“超速扩张又超速灭亡”的负面印象。

  实际上,乱枪打中的,已不仅是“出头鸟”,更是行业秩序。一位企业界的朋友找到陆正耀说,被逼到这个份上,你不能再独善其身了,必须还击!

  还击,本不是陆的风格。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他,更习惯于按预定程序走好自己的路。5年前,他成立神州租车,试图按规模化的路径来改变行业;如今,行业是变了,但他也被行业改变。

  2012年年末,他用微博一连发出6张“愤怒的老陆”系列海报:“我低的是价格,你低的是人品”、“再贵的切糕,也救不了你的节操”、“带着你的水军,去收复钓鱼岛吧”……这是还击,亦是无奈。

  无奈,其实是在这个竞争激烈得令人窒息的红海时代,一个企业家对于得与舍,快与慢,以及变与不变的纠结— —你要想改变世界,必先向世界妥协。

  上篇时运

  躺着也中枪的IPO

  时间回到一年前。

  2012年4月,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陆正耀拖着几个沉重的箱子,回到了位于望京的神州租车总部。箱子里面全都装着厚厚的上市申请材料。一个多月来,从北京到香港再到纽约,陆正耀一次次地做路演,不厌其烦地回答投资者们大同小异的问题。

  对于这次赴美冲刺“中国租车第一股”,陆正耀原本期望很高。一是因为神州租车的效仿对象——赫兹和安飞士,是美国著名的租车巨头,这样的榜样很容易让神州租车获得美国投资者们的青睐;二是由于春节期间市场需求猛增,2012年第一季度神州租车实现了盈利,净利润530万元。

  但是,天意弄人。中国概念股涉嫌造假事件东窗事发,神州租车躺着也中了枪。即使揣着一个“中国规模最大的租车公司”的诱人故事,还把预期3亿多美元的融资额降低至1.58亿美元,陆正耀还是遭到了投资者们的冷遇——路演结束后,仅获得一半的认购。

  一位美国基金经理直言不讳地告诉陆正耀:“中国公司都会讲一个好故事,但后来几乎很少将其变成现实。”此时,摆在陆眼前的事实是,如果勉强上市,神州租车很可能成为垃圾股,更无法达到预期的融资目标。

  时运不济。经过三天三夜的权衡,陆正耀和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,在美国承销投行的办公室里做出决定——放弃IPO。

  回到北京,陆正耀身心俱疲。更令他透不过气的是,就在神州租车筹备上市之时,恶意中伤的子弹开始流窜。有人抓住神州租车一些异于一般行业的财务数据,大肆散布其负面信息,比如高负债率。

  “负债实际是一种能力,最重要的是银行对企业的信用评级。租车本来就是一个高负债的行业。美国的赫兹和安飞士负债率分别是85%和95%,更何况我们前期更需要债务来拉动。当时我们95.8%的负债率,其实很正常啊!”

  正不正常,已经不能用行业规律来考量。

  实际上,以神州和一嗨为代表的新兴租车企业,成立也不过五六年。对于不少人来说,其租车模式还是一种带着陌生感的新事物,更别说潜在的行业规律。这样一来,公众就很容易被有失偏颇的传言所蒙蔽。

  但是,对于折戟IPO后的神州租车,首先要向公众交代的还不是“正不正常”的问题,而是“还行不行”的问题。

  当初权衡是否勉强上市时,陆正耀与刘二海便商定:与其逆风上市,不如老老实实地兑现招股说明书上的承诺,即到2012年年底将出租率提高到近70%,负债率降低到70%。将好故事先落地一部分,以赢回投资者们的信心。

  其一是出租率。2012年5月3日,在宣布停止IPO后的第八天,陆正耀一口气免掉了“停运损失费”和“贬值损失费”两个收费名目。虽然保险公司会承担大部分维修费,但发生事故后繁重的赔偿负担,成了导致客户不情愿租车的关键因素之一。

  比如一客户,租车时发生比较严重事故,需要维修费4万元,维修时间一周。按行业常规,除了4万元的维修费外,该客户还要支付由于维修而停运一周的“停运损失费”大约2000元。此外车辆由于大修而加速贬值,“贬值损失费”按维修费的20%计算约为8000元,也由客户承担。神州租车免除这“两费”,就等于为客户一共免除了约1万元的赔偿金。

  《商界杂志》原文链接:http://media.sj998.com/html/2013-05-07/424828.shtml

租车预订说明
服务时间 待租车况 服务预订 短租产品 租车资格 取还车说明
会员管理
会员章程 会员细则 定级积分
紧急事务处理
保险责任 理赔说明 事故处理 救援及备用车
租车费用及结算
价格说明 结算流程 储值卡 积分
帮助中心
常见问题 新手上路 服务规则